揭秘:《战狼2》CG团队修成记

发布日期:2017-08-17     作者: 玛雅动画     浏览数:774
《战狼2》这部由如今中国最当红的武打明星之一的吴京编剧,执导并亲自饰演男主角的动作片票房收入已破6亿美元,已超去年的《美人鱼》,并且将今年的《速度与激情8》甩到了季军的位置。此外,电影明星弗兰克•格里罗、卢靖姗、吴刚和张翰均领衔出演此片。这部电影自7月份上映以来,就占据了中国票房的主导地位。据美国《综艺》杂志报道,《战狼2》已远超同期上映的好莱坞大片,同时荣登全球周末票房收入最高的电影。
战狼2
《战狼2》里的特效场景 都是他们的杰作
隶属新西兰维塔集团的公园路后期制作公司负责了这部电影中的音效剪辑和混音制作工作。
“我们的整个团队都为吴京和《战狼2》制作团队感到高兴,”公园路首席执行官卡梅隆•哈兰德说:“我们团队中的音效剪辑师具有世界一流水平,他们负责制作影片的对白、特效、和音乐剪辑,由迈克•海吉斯所领导的团队更是提供了混音支持。”
这部电影的声音剪辑由克里斯•沃德(对白监制)、海登•科洛(特效监制)、和斯蒂芬•加拉格尔(音乐混音)负责,总混音则由曾获两次奥斯卡奖得主、公园路的迈克•海吉斯和吉尔伯特•雷克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惠灵顿的电影产业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了中国的庞大电影制作市场中,这也是因为得到了新西兰政府部门,主要是新西兰电影委员会和新西兰贸易发展局(New Zealand Trade and Enterprise)的鼎力支持。公司得到了新西兰贸易发展局的国际增长基金所提供的帮助,这项基金也助使新西兰企业向外开拓了新市场。电影委员会举办的新西兰银幕制作特许计划则是为后期、数字技术和视觉特效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支持。
中国的银幕市场潜力巨大,庞大的网络电影受众和敏锐的影院观影人群主导着整个市场。越来越多的中国制作公司也正在寻求其他国家的相关人才和专业技术的支持与合作。
“迄今为止,这部片是我们合作过票房最高的中国电影了。”哈兰德先生说。
“去年我们参与制作了《封神传奇》,如今我们正参与到更多与中国电影业合作的讨论中。”
战狼2
道具纯手工制作 《指环王》这样诞生
《指环王》48000件道具,全是维塔工作室员工手工制作。到了《霍比特人》,维塔制作的道具60%由机器生产。
近年,维塔越来越多的客户来自中国。
乌镇北栅丝厂。身长近两米的巨型食人兽面目狰狞地置于展厅中央,身上的毛发和皴裂的皮肤纤毫毕见。它们抬起右手,举起斧头,仿佛要将每位参观者吸入囊中。食人兽的制造者理查德·泰勒的头像,则做成宣传旗,插遍古镇各个角落。
泰勒是新西兰顶级特效公司维塔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世界著名特效大师,他也是2016年12月13日开幕的乌镇首届国际未来视觉艺术计划的名誉主席。这项视觉艺术计划的目的之一,是将乌镇变成视觉艺术的试验场。维塔工作室为许多好莱坞魔幻大片制作的特效道具,作为“未来视觉艺术”的范本,从新西兰空运到乌镇展出,展览持续到2017年5月。
许多好莱坞魔幻大片的特效道具都出自维塔工作室之手,包括《指环王》三部曲、《金刚》《阿凡达》《哥斯拉》,《霍比特人》三部曲、《魔兽》,泰勒也因此获得了包括最佳视觉效果、最佳化装、最佳服装设计在内的五项奥斯卡奖。“上周我们还在整理过去七年做过的道具和模型,各类道具的照片,装满了整整10本每本400多页的书。我很难想象具体有多少件,但的确是个庞大的数目。”泰勒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张艺谋新片《长城》是维塔最新的作品。他们为《长城》设计了怪兽饕餮,还有各式武器。维塔团队为《长城》项目工作了两年半,饕餮是最耗精力的设计,总共经过746稿。攻城时,共有31万只饕餮兵临城下。张艺谋希望饕餮是写实的,看上去要像地球上真实存在的大型食肉类动物。最终,饕餮的形象结合了蜥蜴、恐龙、异形,饕餮兽王头顶的纹路,则来自青铜器。“我们尝试将饕餮与历史联结起来,将中国神话中的图案融入到角色设计中。”泰勒说。
以前维塔的客户主要来自好莱坞。最忙碌时,他们同时为《我,机器人》《X战警:背水一战》《地球停转之日》和《第九区》等影片制作视觉效果。近年,维塔越来越多的客户来自中国,目前,他们正在为两部中国电影制作特效。
指环王
不要只知道看互联网
60岁的新西兰人泰勒看上去像“山德士上校”。八九岁时,他就发现自己很喜欢做各种手工,“我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并不想从事什么别的行当,我希望以此为生。”泰勒说。那时,他的父母并不看好,做手工怎么能养活人呢?
17岁时,泰勒搬到了首都惠灵顿。在那里,他遇到了后来的妻子塔尼亚。1987年,两人成立了名为RT的小型工作室,工作室就是他们租住的公寓,面积只有十几平米,两人夜以继日,专门为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制作道具。
两年后,泰勒接到了一单活,为新西兰导演彼得·杰克逊的第二部电影《疯狂肥宝综艺秀》制作微缩场景和木偶。这次合作,让泰勒和杰克逊成为了好朋友。1993年,为了给新片《罪孽天使》制作特效,杰克逊和好友泰勒、吉米·塞尔柯克一起,共同创建了维塔工作室。三人分工明确——杰克逊负责讲故事,泰勒和塞尔柯克就通过道具、布景、化装,在视觉效果上帮助他把天马行空的想象变成现实。
《罪孽天使》是一部惊悚片,也是好莱坞明星凯特·温斯莱特的处女作。影片根据真实的谋杀案改编,温斯莱特在片中饰演英国少女朱丽叶,她与女孩波林萌生恋情,遭到家人反对,两人经过密谋,砸死了波林的母亲。
影片有相当一部分场景,用来展示两个少女创作的小说,那是一个虚构的中世纪王国。他们设计了七十多套独特的乳胶服装、各种古怪的生物、田野里的城堡。这些奇幻的想象和精致的特效,让好莱坞大为惊艳,不少人认为一定是出自行业老手,而实际上维塔工作室才刚刚成立。很快,维塔接到了更多电影订单。
《指环王》三部曲真正让维塔跻身世界顶级特效工作室之列。杰克逊原本制作的是一部电影,但这部9小时的超级电影实在太长,最终分成了三部,于2001、2002、2003年上映。
“我们为这部电影花了七年半的时间。”泰勒回忆,他至今还清楚记得为《指环王》一共做了48000件道具。那时,维塔工作室只有一百二十多名员工,只有1/8的人有过与影视制作相关的从业经历,剩下的员工都需要从头接受培训。“你要造一座摩天大楼,可只有1/8的人知道要怎么做,这带给我们相当大的挑战。”他说。
泰勒要求维塔团队,做设计前要广泛地汲取灵感,“不要只看互联网,多多观察大自然,世界本身的丰富和变化可以给人无穷的灵感,”一旦投入设计,也不要被已有的设计影响,“不去硬搬,也绝对禁止抄袭别人的工作成果”。
维塔设计的异形人咕噜,在《指环王》三部曲中首次登场,其后也在《霍比特人》中出现。咕噜的形象参照不是人,而是动物,“他是两栖动物,所以看起来有点像青蛙,他有半透明的皮肤,在黑暗的地底待了很久很久。我们还参考了黑猩猩和无毛猫的形态。”
上一任新西兰总理约翰·基曾在他的办公室放着一柄剑,那是电影《指环王》圣战时期重要人物佛罗多·巴金斯使用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送给约翰·基的礼物。这柄剑也出自维塔之手。
霍比特人
虚构一个文化是最难的
2009年,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电影《阿凡达》上映,宣告了3D电影时代的到来,它创造的视效奇观,至今令人叹为观止。在为《阿凡达》提供特效服务的八家公司之中,维塔排名第一,这也是维塔发展历程上的一个里程碑。
维塔不仅负责制作所有潘多拉星球的怪兽,还造出了一个巨型的潘多拉星球的丛林,包括圣母树和数十万棵藤。《阿凡达》的大部分场景都在绿幕前拍摄,维塔不仅要在拍摄前为影片制作出数字背景,还要为两台3D摄影机拍摄的立体画面进行后期合成。为了完成这些工作,维塔动用了4000台服务器,总计35000个处理器,是《指环王3》的三倍。
对泰勒来说,《阿凡达》挑战最大的,不在技术,而在于建立一个虚构的潘多拉星球部族纳威人的文化。“詹姆斯·卡梅隆不是只想往银幕上贴一堆外星人,哪怕他们设计得很美。他希望观众感觉到这些外星生物也有自己深度的思考。”泰勒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为此,维塔工作室的精力更多花在了文化研究。泰勒介绍,一个团队花了两年半时间去寻找纳威文化的参考原型,设计这支外星人部族的谱系、信仰系统、神话传说,他们如何回忆历史,用什么吃饭、用什么打猎,怎么祭祀,等等,建构起了一个完整的纳威人的世界。
“如今的观众都见多识广,你有没有做镜头外的功课,他们一眼就可以看穿。他们希望相信那个世界在镜头之外真实存在,那就需要我们建立一个合理的世界,一部合理的历史,这不是简单地从中世纪电影里借来一套盔甲就可以完成的。如果我们可以穿越历史,去感受真实的士兵和他们的盔甲,就会知道那不是凭空创造出来的盔甲,它经历了数百年的材质、设计、制作工艺的演变,才到现在。当我们要设计纳威人的东西时,我们尝试想象这种设计真的在纳威人历史上经历了一番演变、传承,才变成后来镜头前的这副模样。”泰勒说。
阿凡达
中国观众很挑剔
李安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使用了全新的120帧技术,引起业界大讨论,刷新了观众的观影体验。2012年,彼得·杰克逊在《霍比特人》中也曾首次使用了4K高清48帧的制式,因为“画面太过清晰逼真,营造的魔幻世界令人害怕”而引起争议。这也是杰克逊和泰勒带领下的维塔工作室完成的。
“拍《霍比特人》需要的摄影机的数目可能是拍《指环王》时候的10倍以上。”泰勒回忆。《指环王》时,画面还没那么清晰,道具即便有些小瑕疵,也不容易发现。但到了《霍比特人》,因为画面极为清晰,对细节的考究就更严苛,摄影机甚至可以分出皮肤的不同透明度。为追求造型真实,维塔用了4吨硅胶为《霍比特人》中的各个角色进行面部修复,以达到近似于真人的皮肤透明度。
《指环王》的48000件道具,全是泰勒和维塔工作室的员工手造,“百分百纯手工,都是用手一点点雕刻打磨出来的。”到了《霍比特人》,维塔做的道具60%由机器生产。“制作进度不再允许我们靠手工来完成一切。生产模式的转变相当之快,我们根本无力阻挡。”泰勒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五年前,泰勒曾劝他在中国做特效的朋友用机器,朋友表示,机器做的都是垃圾,他能雇用大量中国工人,“而且他们也不贵”。现在,这位中国朋友拥有的机器比维塔还多,“人工已经高到负担不起,速度也无法与机器生产比肩”。
维塔现有固定员工120人,忙的时候,泰勒会招“临时工”,把团队扩编到350人。“尽管有相当多的项目向我们招手,超过350人才能完成的那些我就不接了。因为我希望团队里每个人的名字我都叫得上来。团队里的固定员工基本上跟了我们超过15年,在这个疯狂的产业里他们也需要一种稳定感。”他说。
“观众去电影院坐上两个小时,总想放松地享受一番,但我想厚着脸皮申辩:大多数电影真的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飞逝而过的几秒画面经过了反复斟酌,科技的运用、美工的设计、史料的考证以及跨国的沟通协作……中国观众很挑剔,中国的影视公司就可怜了,想想中国的影视制作产业发展有多快?好莱坞经历了百年才登上现在的位置,而中国是什么时候起步的?出了门批判一番是很容易的。”(内容来源:综合南方周末、凤凰网)
比利林恩
上一篇:俞仲文谈“新职教”: 提升新形势下职教发展质量之... 下一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英国学徒制的“大职业教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