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中国影视行业的投资刚开始-西安玛雅艺术职业技工学校官网,西安玛雅动画官网 西安玛雅动画学校
首页 > 影视后期 > 相关资讯

投资人:中国影视行业的投资刚开始

发布日期:2017-06-29     作者: 信息员     浏览数:1054    分享到:

杨宁1975年出生,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曾和陈一舟、周云帆一起创办ChinaRen,后卖给搜狐。

后来杨宁又和周云帆创办了空中网,担任空中网总裁兼CTO。这几年,杨宁转型做投资,是乐博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投资了不少无人机项目。目前杨宁担任向上影业集团联合创始人兼向上资本CEO。

这几年,中国的影视娱乐或者说泛娱乐行业发展迅猛。人均GDP超过一定程度后,这个国家的文化娱乐消费一定会爆发式增长。过去日本和韩国已经验证了这点。

但影视娱乐在中国经济大盘里的占比依然很低。相比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影视娱乐发展非常滞后,行业长期低迷。

原因之一是产能严重过剩。

美国前六大好莱坞制作公司,基本垄断了所有美国商业大片。美国好莱坞的商业片,一年也就60多部(不包括每年数百部文艺电影)。中国每年进院线的商业片最少有300部,但大部分票房惨淡,最后都成了炮灰。

在美国,一部商业片要进院线比较难,好莱坞有比较严格的筛选机制和各种“绿灯会”,以确保上映的都是商业前景明确的影片。但在中国,很多价值很低的片子,也能轻而易举进入院线。

原因之二是行业乱象丛生,主要表现在明星片酬过高。美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此外,很多影视公司不愿意做大投资,喜欢搞现成的,找一批人,去韩国培训几个月就出道,一点也不用心,做出来的产品就像国产车和德国车的区别。还有的玩家纯属凑热闹,比如很多地产公司、煤老板和富二代都来做影视,这些人很少有人赚到钱。

在国际上,影视娱乐已经没有什么大机会。不论是欧美还是日韩,影视行业都过了高速发展期。以美国为例,影视娱乐产业已经非常成熟,发展模型固化了,行业增长比较平稳,创新也不够活跃。

但中国还有很大机会。这个行业不像互联网行业已经有BAT几座大山,大家还有很大发展空间。跨界巨头很难在这个行业获得压倒性机会。我相信影视娱乐行业会有自己的巨头产生。在美国,迪士尼的市值已经是1600多亿美元,相当于阿里市值的一半。在中国,如果有个影视巨头能做到腾讯或阿里市值的一半,那将非常了不起。即使做到十分之一,也是三百多亿美元的规模。

我是2009年开始投资影视娱乐行业的,投资的第一家公司叫乐华娱乐,这个公司参与的影视作品包括《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前任攻略》和《老男孩》等。

这些年我个人投资了差不多20个影视公司。我的一个体会是,影视娱乐的投资比传统的科技互联网投资要容易很多。我在科技领域的投资有过失败案例,但在影视行业还没有,因为影视行业的现金流比较好。

影视行业有个规则,做事情先给钱,没钱根本拍不了,所以公司不容易死掉。影视公司的存活率普遍较高,财务数据也比较健康。而科技行业的基本面比较惨,科技公司拿不到下一轮融资就得死。实现盈利的科技公司只有0.01%。

互联网行业的投资已经过剩,但影视行业的投资才刚开始。在影视行业,只要你投资的公司是属于TOP系列,就不会出现投资失败。

长期以来,资本都主要在投互联网,这两年才开始有基金进入影视娱乐行业。投资人进入影视行业,就好比哥伦布踏上新大陆。这块大陆上遍地是黄金,但资本运作程度很低。大陆上的土著们活得挺好,跟投资人的想法往往对不上。土著们认为牛的,资本不认可,资本认为好的,土著们又瞧不上。就像面对石油,土著们觉得不值钱,外来人觉得是黑黄金。大家的语境和交流方式很不一样,所以投资影视娱乐行业,要用不同的思路和方法。

影视行业的特殊性在于,它有自己的行业小规则和运作方式。搞影视的人很有特点,如果酒喝得好,或者觉得跟你对脾气,看对眼了,他们愿意拿你的投资,而且给你很好的投资价格。但如果没看对眼,他们会故意给你报一个很高的进入价格,往往是天价,所以很多投资人拿着钱投不进去好项目。

科技领域的投资,给钱你就是娘。影视行业不一样,投资影视娱乐行业,需要跟创业者建立信任,这个需要时间积累,光靠钱不行。

我在投资影视行业时,从不避讳把行业从业者称为“土著”,我跟他们说,我们来自先进文明,给他们介绍资本运作,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一部《与狼共舞》的故事。《与狼共舞》是先跟土著们混在一起,让他们把我们当自己人,这样才能混得开。我跟他们说,必须把大家武装起来,让大家有先进文明,等到巨头们的坚船利炮来了,我们就不怕了。

我们不像白人那样去跟印第安人打仗。这个行业的白人,是万达、腾讯和阿里等巨头。他们靠着人多势众和坚船利炮,对影视娱乐行业进行“收割”,不太尊重行业规律。

这些巨头在收割的时候,主要是靠钱开路,到处挖人。但这一套很难在影视行业奏效,你会发现你挖走了一个人,这个人很可能过段日子又走了。这就是影视行业的特点。很多投资人和跨界玩家刚开始还不太明白,也不太接受,但过段日子他们就会发现,必须尊重行业的文化和规则。

整个中国的经济体都实现了创新,但投资行业一直没有实质性创新。无论是组织形式还是利益分配,很少有人做出突破。

早期的天使投资好比打猎,天使投资人每天上山打猎,能打到什么猎物不好说,所以晚上吃什么不知道,打到啥吃啥。大家都希望能在山上打到独角兽,或者至少打到一只野猪。

VC(中后期风险投资)主要是围猎模式,圈一片山,也就是所谓风口或者说赛道,然后放狗,把猎物都打出来。这种模式的问题依然是不知道晚上能吃到啥。

于是我做向上资本,就想着要有所创新。我们试着把猎取模式变成放牧模式。我们不吃野猪吃家猪。

向上资本的模式是,选一批小猪崽,把家猪养大后,再并购到我们向上集团去。有人说,家养的不如野生的好,狼比狗要厉害。这话说得很对,但你去山上只能猎取到一头狼,我们能养20只狗,这时候一头狼肯定打不过一群狗。所以我们是打群架的模式,这一模式最大的好处是,大家存活率更大一些,就像《饥饿游戏》一样。

现在很多投资机构,也在提投资生态的概念,但其实被投公司之间很松散。我们希望能把被投公司做成兄弟会,可以一起打群架。一个投资体系要有生态效应,团结很重要。

上一篇:东阳下拨22亿元支持影视产业发展 下一篇:没有了!